莫若已明

张博士出差的一周,每天做一人份的饭菜,和自己对话,这些久违的独处时间,陌生又熟悉。

今天接张博士回家,看他呼呼大睡,突然发现原来我悬了许久的心,总算踏实了下来。

婚姻是一件奇特的事情,曾经再怎么独立的两个人,愿意陷在许多牵绊里,也心甘情愿地不出来。

喜欢这样的早晨,有阳光,有花香,有鸟叫,有虫鸣。

读到一首好诗

Gift
by Czeslaw Milosz

A day so happy.
Fog lifted early. I worked in the garden.
Hummingbirds were stopping over the honeysuckle flowers.
There was no thing on earth I wanted to possess.
I knew no one worth my envying him.
Whatever evil I had suffered, I forgot.
To think that once I was the same man did not embarrass me.
In my body I felt no pain.
When straightening up, I saw blue sea and sails.

关于控制欲

最近隐隐察觉到了自己时不时想要改变另一半的倾向,慢慢反思了一番,发现是控制欲在作祟。

我的自我认同里很重要的一部分是独立自主,希望自己时时做出正确的判断和选择,而不依赖于他人的看法和意见。所以当任何事或人没有按照我的预想发生行动时,往往焦虑不安,想要干涉和“纠正”。

之前有过一段很不快乐很无力的时期,我曾经想明白过,要放弃对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执着的控制,接受和放手是多么重要。而即使现在每天都过得快乐,控制欲总是会不知不觉地潜伏在我的生活中,带来干扰和烦恼。

我好奇为什么三丰从来不会试图改变我,问他,得到的答案是,很多不同不需要被消灭,它们可以共生。

也许消灭控制欲是一件艰难的事情,但是我很开心于我的发现,也会慢慢调整心态,快乐地共生。

好好听哟。

每个人都可以,把话说得很重,感情却是如此单薄

直到现在才懂,为何世间情歌,快乐的不多

记一次幸福的赖床

今天早上天气有点阴凉,缩在被窝里不愿醒来,想起昨夜忘记关窗。

半睡半醒之间,听到窗外叶子被风吹得沙沙响,似乎有谁进来过,说,快快醒来。

终于醒过来,静静地躺了良久。我好像看见了时间,然后我就一直看。我和时间在宇宙中对视。

再后来,我又醒了。感到很满足。

逛SFMOMA有感

博物馆游荡半日回来,沉淀了很多感受。今天给我启发最大的一句话是,don't be so limited about what beauty is。姑且可以翻译成中文里的一句,“万物有灵且美”。

以前对于现代艺术,是一个总在纠结懂与不懂的门外痴汉。不过我今天惊喜的发现,其实无谓懂不懂,若能把艺术看作情感的启发,觉察到自己当下的感受,抱着好奇心去观察去沟通,“发现美”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呢。





煤气罐的故事

今天妈妈给我讲了她和爸爸领结婚证的故事,竟然是因为,在烧煤的年代,有了结婚证才可以向单位申请煤气罐。
原来我是一个因为煤气罐,爸妈闪婚才得以出生的小孩儿啊。
现在在我的记忆里,已经无法完整地拼凑出煤气罐的模样了,但这个关于它的年代小故事,给了我很多信心和憧憬。
就这样,伴着一种被治愈的感觉,我可以心满意足地去睡觉啦。

random thoughts:

好像最近两年,以前长久盘踞内心的悲观都渐渐消失了。慢慢练习觉察、关照自己的内心,它原来大部分时间都是快乐的。
这其中很重要的一件事,是放下执念,接受很多问题的无解。它会帮助我们消解过去,也面对未来。
以及,不要批判地对待自己,接受现状的不完美。不需要讨好别人,换取积极的评价去喂养自己的ego。

蜗牛

早上天气阴沉沉的飘着毛毛雨,上班的路上看到了很多草黄色的蜗牛🐌。

它们爬在人行道上,身后是路边的草丛,前方是一条高速公路。有一些已经遭受了行人的脚步,另一些还在努力爬向公路。

它们应该是各自有自己的智慧,不然怎么会用草的颜色作为隐蔽色。可它们真的知道自己要去哪吗?它们的触角并不能感知到前方的危险。

我在蜗牛的故事里,是上帝的视角,悲悯地看着这些发生。

我在我的故事里,是不是蜗牛的视角呢。

没有地方晾衣服,就架了一根窗帘杆在床上。

忽然就与外面的世界隔绝了,好像儿时捉迷藏。

是个温柔的夜。